時局

  大街小巷中嘈嘈竊竊流傳著另一頭傳來的消息,說國姓爺又吃了韃虜的敗仗,丟了些小島,仍堅持不降,聽得老人家搖頭嘆氣,那些穿著短衫的工人,嗤了一聲,臉色難看。

  十幾年來,大伙兒的日子都不好過。

  阿梅還記得她小時候,綁著髫辮,走在大街上,人人總是在說,大明氣數已盡,崇禎帝自縊,滿清入關,一串又一串的事件像是糖葫蘆一樣,不間斷的散入街談巷語,鬧得沸沸揚揚。大陸的舖子被砲火摧殘,許多在港口搬貨的男人無事可做,成天閒晃,喝的爛醉,大街上完全不成樣子。

  阿梅到現在還記得那些往事,她出嫁前,來到港口的中國船,上面插得全部都是國姓爺的旗子,酒樓飯館裡,到處有國姓爺的手下,吹噓著國姓爺有上百艘大船,擁有整個大海,必定可以重振中華。

文章標籤

營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B612_20161219_193338.jpg

  不怕神一般的對手,就怕豬一般的隊友。

  我覺得這句話還有討論的空間。

  例如,精精。他是個徹頭徹尾的豬隊友,聽到槍聲就抱頭鼠竄,還逕往槍口上頂,但起碼我們戰略觀念是相同的,即使他拖後腿,至少不會蓄意玩弄隊友,單看這點,必須加分。

  狄尼特朝我疾步沖過來,這點小把戲我原本也不放在心上,但他不知從哪憑空變出一把匕首,我看清那匕首長什麼樣(輕薄如紙,有三個血槽,還有五福祥雲的雕飾)那東西才緩緩向我斜刺而來。

文章標籤

營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B612_20170419_123824.jpg

  「你很難找,偽善者。」電話那頭的聲音像一條吐著信子,緩緩遊近的毒蛇

  我愣了一下。

  「先說好,妳可不許掛電話,之後也別換手機號,否則我只好天涯海角地找到妳面前哭訴了。」

  是男性的嗓音沉啞,語氣帶著苦苦等待伴侶的濃濃哀怨和純純的失落。

文章標籤

營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當一個小說家,卡文寫不出小說時,就必須談談書寫這部小說的心路歷程。

  今天淺談故事大綱與昭妤。

  大學一年級下學期時,我參與的組別報告了《聶隱娘》與《紅線》。那一年,侯孝賢導演的《刺客聶隱娘》熱映,話題火熱,我看了三次。在這種瘋狂的喜歡之下,我按照裴鉶《聶隱娘》的故事大綱,寫了《偽善者》的初稿。

  寫著寫著,我發現我不懂聶隱娘,更不懂我筆下的紀昭妤。

  百思不得其解,我爽快的把《偽善者》拋到九霄雲端。

文章標籤

營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奧丁,記住那過去的日子,

我們曾是血肉相連的兄弟;

不是給我們兩人共飲的蜜酒,

你決不會獨自把它喝下。

-《洛基的爭辯》

文章標籤

營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B612_20170419_124142.jpg

  「午安,昭妤。」

  紀忠賢笑了笑,轉過身朝女兒打招呼,身後卻空無一人,饒是他見識多廣,也不由得被這絕妙的身手嚇出一身冷汗。

  混到了如此身分,他面色自如的對空氣說話:「這幾天看妳忙進忙出,不知道爸爸有沒有幫得上忙的地方?」

  昭妤沒有吱聲。

文章標籤

營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IMG_1229.JPG

  最最美好的事物,都是幻象,像是泡沫,一戳就破。錯覺之所以為錯覺,就是因為那不過是幻想,不是現實。

  當殘酷的真相被惡狠狠的揭露時,我反而鬆了一口氣。

  我一如既往扮演閒散小姐,除了媽媽粉飾太平,所有人的心知肚明這不過只是表象。

  殺手榜首席怎麼可能會有清閒的時候?

文章標籤

營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IMG_1032.JPG

  姑姑的話震驚了我。

  意識到今天除了自家父親的事情,還可能會聽到不得了的大事,我快速地施展了幾張探測符紙,又看了看四周,設下了幾道防護措施。兜轉了一圈,我在她旁邊坐下,「安全。你可以開始說了。」

  她遲遲不開口,我想了想,提議道:「你可以從照片開始說起。」

  我們又沉默了一會兒,我甚至懷疑那張照片不過是我的幻覺時,她終於有了動作。

文章標籤

營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IMG_1176.JPG

  媽媽實踐能力非常迅速非常高效,我答應跟她出門逛街的當天下午,也就是我歸家第二天,便被她助理的開門聲嚇的面無血色……彼時,我正在安裝家裡的針孔攝影機。

  由於助理頻頻催促,我只來得及把小刀和掌上雷帶著,套上大衣和墨鏡,就被塞入高級轎車,糊裡糊塗的被帶到某一間高級精品服裝旗艦店的VIP休息室。

  助理始終端著一號表情,禮數周到的為我端茶倒水,又蒐羅幾本雜誌和圖鑑給我,便離開了。

  我掏出手機,定位了自己,想了想,又進入系統附近的監視器檢查了一下。

文章標籤

營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B612_20161106_123124.jpg

  東方泛起魚肚白,天緩緩地亮了,韓嬋聽到女兒房中傳來鬧鐘的呼叫,卻遲遲沒有聽到她起床的聲響,根據這幾天的觀察,想必只是翻個身,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。

  就像她小時候一樣,總是喜歡賴床,怎麼叫都不會醒,調鬧鐘是為了叫醒別人,再讓別人去叫她。

  想到女兒小時候粉撲鋪的小臉蛋,韓嬋的心頓時化作一潭柔水,飛快地翻下床,漱洗之後,換上常服,進入廚房。

  她的好心情感染了枕邊人。

文章標籤

營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